页面载入中...

红孩《东渡东渡》获东方文艺奖

  文革期间,火老虎这一汉族灯舞一度销声匿迹,道具被毁殆尽。

  2004年后,在文化部门的指导下,孙永超老人的玩家热情高涨,独到山中寻找制作火老虎的特殊材料野火麻,然后根据资料记载,按照传统工艺试制火老虎的扎制,从虎身连制,到点火试制进行了数十次的试验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2005年底成功试制并按原始演出套路与观众见面。现今经过有关专家的指导,改进后的火老虎于2007年春节期间在县文化广场公演,省、市、县新闻媒体给予了全面报道,给予较高评价。 并于2008年申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。

  孙永超现指导的制作工艺和演出套路的传人有孙以银、孙胖文、孙多元、孙同辉、孙志健、郭如义、孙志兵等。现收存着狮子舞和火老虎的全部道具及维修所必备的相关材料。

  熊秉明先生是予以我们如此评价的范例。熊先生是20世纪融通中西文化,且以哲学、文学、艺术修行悟道的文化自觉者,他为事、为艺、为学、为人皆散发出东方儒者温润谦和、虚怀若谷的人格气象,也体现了西方严整、缜密、追本溯源的科学精神。他以智慧和品格研究学问,体悟艺术;他以温和、宽容而厚意友朋。因此,无论是他的文字或绘画、书法、雕刻,总是在千锤百炼的历练中折射出人性的光辉。他于2002年岁末走完80岁的人生。海内外知音无不惋惜失去一位良师、益友;失去一位智者、仁者;失去一位艺术家、学者、文化大师。他们将这种纪念诉诸文字,对熊先生所涉猎的诸多领域的成就予以评述,以散文、艺术评论、诗歌、回忆录等多种形式立体塑造了熊先生的文化人生。由衷的文字表达,其自身暗合了熊先生的文与艺、品与格,其评文中不乏典范之作,反映了当代理论家、艺术家如何以公正、客观的眼光看待20世纪以来中西交汇的文化成果,如何评价为这一成果而孜孜以求的耕耘者。我于2011年主编了《熊秉明˙雕塑艺术》一书,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。那是以文字为熊先生塑像。今天,在中国美术馆所展出的熊秉明艺术是他以雕塑、绘画、书法等艺术形式自塑的一尊文化艺术丰碑。

  近百年来,中国文化尤为显著的特色是在吸收西学过程中所实行的转型。在东西方碰撞、交合中,不同文化的对视、反思与认同,以至“相看两不厌”。在和而不同中彼此吸收,获得彼此尊重……熊秉明先生在这一值得研究的历史阶段,以自己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,介入西方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一个生命的试验” “一颗中国文化的种子”,可见其对人类文化发展的使命感。因此,研究熊秉明先生对我们正确认识本土,广泛理解世界,挖掘传统资源,拓展创新之路,有着极为重要的当代意义。吴冠中先生曾说:“其道也,是从东方渗入西方,又从西方再回到东方。”吴先生以简练而准确的线条描绘了熊先生的精神轨迹,这条线是自知、自觉、自尊、自爱、自信的线,是饱含生命张力、艺术感染力、人生哲学的线。它将是绵长而悠远的。

  今年是中法建交55周年,也是中国留学生旅法勤工俭学100周年。放眼20世纪中国美术之发展历程,不难看出法兰西文化对中西融渗的中国现代美术之转型影响巨大。而熊秉明作为带着中国文化的基因在法国长成参天大树的“生命试验”,佐证了中国文化的品质及其强劲的生命力。

  感谢熊秉明夫人陆丙安老师慷慨的富于情怀和甘于奉献的捐赠。她将熊先生大量的作品捐赠中国美术馆,为国家文化宝库增添新宝藏,为我们的研究、学习、继承和发扬增添新范本。

admin
红孩《东渡东渡》获东方文艺奖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