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雅典卫城博物馆的“文明记忆”

宋德甲13939537839

毛志明13526475211

 

12

  四蘑菇也是“常连安公司”的出品,天生滑稽。有一天晚场在启明茶社说“数来宝”,侯一尘给他捧哏。他说“打竹板走慌忙,眼前来到大同药方,大同经理本姓冯,专卖冯家疥疮生乳灵,生乳灵我不买,吃了当时就流奶,蘑菇的奶流两盆,留着就喂侯一尘”,闻者无不捧腹。

  这和晚年的常宝华作为严肃的艺术家的形象大相径庭。

  

  常宝华是1951年正式拜入马三立门下的。此时,新中国已经成立了两年,轰轰烈烈的相声改进事业也已经开展起来,艺人们初次见识到了新政权的力量。1951年,大哥常宝堃不幸牺牲在了朝鲜战场,那场备极哀荣的葬礼给很多艺人以深刻的印象。显然,新中国对艺人采取了恩威并施的举措,既提升他们的地位,把他们拔擢为“文艺工作者”,又改造他们的思想与艺术,荡涤掉他们身上的污秽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雅典卫城博物馆的“文明记忆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